卡布棋霉

所谓价值观不同就是,给一根蜡烛,有人觉得差一个蛋糕,有人会觉得缺一条皮鞭。

人总是擅长遗忘

“自从你离开后我经常莫名其妙地胃疼。”

“一开始很惶恐 也试着吃了很长时间的药 后来在一次次半夜的时候 上课的时候 跑步的时候 甚至考试的时候 痛得死去活来 我也就渐渐地习惯了。”

“这样我就可以与你感同身受。”

“我从未想过我会喜欢黑色长发的女孩。很早开始我就很深地迷恋着金色大波卷 还怂恿过你去染金毛。”

“然而你不屑 还笑我低俗。”

“——‘梦中的金发女郎 都是哪个年代的故事了。’”

“我曾无数次地描写我们初次相遇的场景 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我无法运用人类的词藻去诠释你那一瞬间 是怎样美得惊心动魄。”

“我当然记得 你走的那一天 夕阳刚好把橘色的余晖铺满我的阳台。”

“你的格子裙在六月末的风中轻轻荡漾 你恰好过腰的长发与路边的树叶一起微微飘扬。”

“我也不会忘记 你牵着他的手从我身边经过时 脸上满溢的笑容。那是我永远给不了你的快乐。”

“我感谢我的感冒 因为它 我戴着我的灰色兜帽 这样你就永远不会知道我看见你时有多失态。”

“从那以后我开始遗忘 忘记我们曾经在一起的每个瞬间 和你笑起来时闪烁着星星的双眼。”

“回忆如陈旧的墙皮般一块块剥落 剩下斑驳而空荡的墙”

“我才知道一个人可以走得这样彻底 连痕迹都要淡去。”

“我记不清 在一些年代久远的片段里 我曾拥有又失去过一个女孩。那个被我称为GIRLFRIEND的女孩。”

“我什么都不记得。”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