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布棋霉

所谓价值观不同就是,给一根蜡烛,有人觉得差一个蛋糕,有人会觉得缺一条皮鞭。

回家

    这是今天传媒考试临场写的故事,润色了一下决定还是发出来。虽然也没有写得很好…不过还是希望大家能喜欢~
 
————————————————
 
 
 
    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卡莉蹲在街角的树丛里,努力地将自己的身影隐匿在无月的夜色里。她小心翼翼地屏住呼吸,双手因为紧握着枪而骨节发白,墨绿色的眼眸里是拼命掩饰的慌乱。手表的时针指向十二点的方向,滴答声提醒着她时间不多了。对方设好的炸弹会在十二点半爆炸,威力可能波及整个纽约城。
 
    还有半个小时。
 
    只不过是帮毒贩子,居然敢这样跟警方对峙,真是群亡命之徒。卡莉在心里咒骂,拨开额前挡住眼睛的发丝。她抬头望了望围墙里的破木楼,用手势示意其他角落里的队员不要轻举妄动。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成任务,泰勒还在家里等她。
 
    “我会等你回来。”那双晶蓝的眸子浮现在卡莉眼前,噙着泪祝她平安。
 
    想到泰勒,她心头似乎有些松动,心情也逐渐平复下来。她舒了口气,枪口向上提至胸口,缓缓站起身,后背紧贴着墙。
 
    “卡莉警官,各分队准备完毕。”蓝牙耳机里传来队友肯德尔的声音。
 
    “出发。”
 
 
——————————————
 
 
    已经十二点了,卡莉还没有回来。餐桌上的饭菜已经被热了一遍又一遍,现在还是冷得透彻。
 
    泰勒半躺在沙发上,腰部传来的酸痛感令人难受。今晚是卡莉的最后一次任务,她说任务结束了就不再继续在局里工作,以后可以靠养老金两个人好好共度余生。“我们也算是老夫老妻了。”卡莉经常这样开玩笑,尽管她笑起来还是阳光青春如孩童。
 
    偌大的房间里只听见一声声焦虑而沉重的叹息声。泰勒轻轻锤了锤不再年轻的肩骨,望着窗外被城市灯光映成橘色的夜空,心尖的焦虑如火焰般灼烧。
 
    “你一定要平安,我等你回家。”
 
 
——————————————
 
 
    十二点十分。
 
    能在整个纽约城找到这样一个隐蔽的毒品藏据点实属不易,警局费了不少力气,这帮渣滓也玩命地抵抗,被逼急了现在连命都不要了,想和纽约人民同归于尽。
 
    愚蠢至极。
  
    卡莉已经轻手轻脚地带着部下绕到了破木楼的后方,一边等待着肯德尔的回应,一边在心里预算着和分队会合的时间。
 
    突然的一声枪响扰乱了卡莉的计划,卡莉队里的一名队员应声倒下。“还好是打在了防弹衣上。”卡莉检查了一下部下的伤势,抬起头看见破木楼里一个一晃而过的人影。
 
    “肯德尔,执行B计划。”“收到。”
 
    那帮混蛋居然敢袭警。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手里有数目不小的炸弹,警方早就行动了。卡莉气得牙痒。
 
    破木楼突然向另一个方向猛烈开火。卡莉明白那是肯德尔队在吸引对方的火力,给他们争取时间。
 
    “拜托了。”她扶正胸前的警徽和衬衣里的小十字架,十指交叉,“肯德尔一定要安然无恙。泰勒,等我回家。阿门。”
 
    卡莉队翻过了围墙,开始直接进攻。之前局里派去的卧底给了她整栋建筑的内部结构图,而那个卧底也因此丧命。“不会有人白白牺牲。”卡莉爬上楼梯直击对方的火力点,而拆弹部队去各房间寻找炸弹解除隐患。
 
    十二点二十分。火烧眉毛。
 
    卡莉踩着破旧的木板穿越黑暗的走廊,每一步都像是在刀尖上跳舞。陆续传来的情报让她惊愕而愤怒。
 
    这栋楼里根本就没有炸弹。
 
    她一脚踹断了毒品贩集中的房间门,朝里面的人举起了手枪。他们显然是耗光了子弹,枪支和尸体横在地板上,只剩下一个人还在苟延残喘。卡莉上前想把他拷回警局,对方却迅速拿出打火机点燃了房间的木地板。
 
    他这是想要和她同归于尽。卡莉一惊,刚想退出这里,却在火光中看清了那张熟悉的脸,那张令她刻骨铭心的丑恶嘴脸。
 
    “原来你在这里。”
 
    “我不会放过你。”
 
    “就是你伤害了泰勒的家人。”
 
    破木楼开始坍塌,撤退前没有人找到卡莉。一座矮楼的燃烧只不过是成为了纽约城夜里的一个点缀。
 
 
———————————————
 
 
    这次任务非常成功,所有毒贩和毒品都在大火中被销毁,只是纽约警局失去了最好的一名警官。
 
    “泰勒女士。”肯德尔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中午。卡莉一夜未归,泰勒一夜未眠。“我们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卡莉警官真的是个很好的前辈…”
 
    泰勒接过她递过来的玻璃盒,盒底红色的绒布上静躺着卡莉的警徽和自己之前送给她的小十字架。她觉得顿时天旋地转,眼前发黑。她紧紧抱着盒子,倚着门框向下滑,泣不成声。
 
    “欢迎回家,卡莉。”
 
 
 
   

评论(1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