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布棋霉

所谓价值观不同就是,给一根蜡烛,有人觉得差一个蛋糕,有人会觉得缺一条皮鞭。

【Kaylor】敲门

 

并不是初恋组。架空。

 

———————————————

 

卡莉没想过有一天回自己家竟然需要先敲门,还是在她口袋里有钥匙的情况下。

 

这样说可能不太准确。那座房子曾经是她家,或者说是她半个家,如今已经易主归了一个男人,唯一不变的是里面依旧住着那个跟她合住过的金发女子。她叫托妮,卡莉昔日里最好的朋友。

 

卡莉看了看表,8:10PM。正是刚结束晚餐的时间,要睡觉还太早,最适合做些什么运动,比如散步。不过他们显然还在家里,卡莉刚在楼上的窗口看见托妮掠过的身影。她刚从Dior的秀场过来,秀前刻意盘的头发还服帖地固定在脑袋上,脸上精致的妆容在她走之前用卸妆棉迅速卸了一半,现在看起来不太突兀。托妮已经退出模特界很久了,这也代表卡莉搬出她家很久了——她正是以结婚为由淡出。

 

卡莉今晚就飞回纽约,而临走前她总觉得以工作为名来到的这座城市里还有着她放不下的牵挂。熟悉的空气迫使她忍不住做了几个深呼吸,像是溺水之人贪恋着水面之上的氧气,每一口都是无价。她在门口徘徊了许久,几次都想要离去,而口袋里的硬物让她不安。

 

那是之前她们还住在一起的时候,托妮给她的钥匙,也就是眼前这幢房子的钥匙。

 

她一直不明白她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表面上说是朋友,私底下却更像恋人,尽管她们之间最亲密的动作也不过是亲吻脸颊。住在一起的时候她常有一种安定而幸福的错觉,似乎眼下的生活就代表了余生。她总以为那个身高可以与自己相仿的金发女子会是自己终生的归宿,她系上围裙就是赫斯提亚,一袭白裙走在T台上仿若远古的雅典娜。她的金发她的蓝眸都似上帝馈赠的珍宝,一颦一蹙颠倒众生。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卡莉不愿意想起那位将手搭在托妮腰上的男士,他在秀后的晚宴上公开了和托妮的恋情,随后看向卡莉的目光得意而挑衅。

 

失魂落魄地抱着背包走出托妮家时,正午的阳光令她睁不开眼睛。她拿走了几乎所有能代表自己身份的东西,不是吝于给予,而是怕今后那男士处理它们时顺带着对自己表现出不屑与嘲笑,尽管她看不到。毕竟在这场近似于角逐的感情中,她是个后知后觉的失败者。

 

她最终放弃了贸然打扰,将钥匙从门底轻轻地滑了进去。

 

 

“今晚回纽约?明早有空就见个面吧。”短讯来自泰勒,那个说要和自己一起烤饼干的歌手,前段时间的VS秀上她们还有过互动。

 

“不如今晚?”卡莉笑着打回电话,对方应允时的惊喜穿过了大西洋直击她的心。放下电话她放弃了去酒吧醉到深夜的计划,改签了最快的航班。

 

 

有时候挥别错的才能和对的相逢。

 

 

————————————————

本来是要写Tay和Karl分手后故事的,最后短讯来自Gigi。可是想了想还是改成了Kaylor甜,毕竟现实已经很虐了

Kaylor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评论(1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