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布棋霉

所谓价值观不同就是,给一根蜡烛,有人觉得差一个蛋糕,有人会觉得缺一条皮鞭。

猫的饥饿

【荒诞·走胃】

01

Karlie觉得自己又饿了。

她转过头,Taylor正在专心逗弄着橱窗里的猫,四只蓝眼睛对视着,羡煞旁人。她吞咽口水,强迫自己放弃吃掉那只猫的冲动。她使劲眨着绿莹莹的眼睛,努力驱逐脑力“Taylor看起来也很好吃”的想法。

天呐!她快疯了,为什么上帝给了她这么一只永远填不满的消化功能强大的胃?!不过得益于此,她也有了现在这个更羡煞旁人的身高。

“咳,Taylor.”Karlie收紧身上那件黑斗篷巨大的帽子,走向猫着腰的金发女人。不过她并没有得到回应,似乎那只小白猫的魅力盖过了世间其他的万物。

“我要向你道歉。”她神色拘谨,扯着斗篷的边缘,“对不起,你现在不能和这只猫一起玩了,因为…”

“我要吃了它。”

  

Taylor觉得最近身边的事物都开始变得奇怪。特别是下午经过布鲁克林的宠物店时,她正和那只她经常来看的小白猫正玩得开心呢,突然小家伙就双眼一闭,四肢紧绷了。这可吓得她不轻,尤为吓人的是她清楚地感受到小家伙身上的能量在向外传输。这种感觉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段时间她总感觉家里的沙发、桌子、钢琴什么的都在被吸走能量。

她忧心忡忡地看着窝在她怀里的小白猫,担心死而复生的小家伙再次昏死过去。她本想利用自己的身份带走小家伙,把它安葬,却不想它居然重新睁开了蓝盈盈的大眼睛,喵得神气活现。她叹了口气,抱着新取名为Olivia的小白猫和家里的老主人Meredith,在床角缩得更紧。

  

Karlie蹲在街角的垃圾桶前吐得一塌糊涂,斗篷裹着她过分纤瘦的身体,看起来就像刚从疗养院跑出来的半疯子。她抹了抹惨兮兮的嘴巴,踢开脚边冒着气泡的啤酒瓶。

“Shit.”她粗暴地扯下帽子,脑袋两侧扎着整齐的拳击辫。没想到那么一只不起眼的小破猫身上居然带着符咒,刚进到胃里就犹如点着的柴火,险些烧透她的肚子。幸好她及时吐了出来,不然可能连命都不保。翻腾的焦躁感搅得她心神不宁,就连酒吧狩猎都变得索然无味。她痛苦地闭上眼睛,头顶路灯的惨黄顺着她的脸颊滑下来。

“Karlie?”突然有人大力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语气豪爽得很德州人。

“别弄我,难受着呢。”Karlie扭了扭肩膀,甩开她的手,靠在墙上点了根烟,“你跑到这来干嘛,Juliet,不是说好了这边都是Cara的地盘么。这么不守规矩可是要吃亏的哟。”

“还说呢,要不是你们这的大神Taylor Swift,我能接到命令到这来吗。而且啥时候成Cara的地盘了,不一直是你的么?”Juliet嗔怪,惹得Karlie一阵笑。

“少来。怎么,谁又盯上Taylor了,想会会我?”Karlie递给Juliet一根烟,恶狠狠地把对方不接的手势瞪了回去。

“Scarlett不让我抽烟。”Juliet为难地看着Karlie硬塞给自己的火机。

“她不让你抽你就不抽,我让你抽你就敢拒绝?你以前在我手里也没这么乖啊,下次去问问她怎么调教你的。”Karlie嘲讽地向她吐了个烟圈,拍了拍斗篷上的灰尘站起身来,“说吧,找Taylor有什么事,芝麻绿豆就请回吧,别去打扰她。”

“我们也不想打扰他,只是…”Juliet犹犹豫豫。

“我们要她手里那只猫。

  

 

 

02

堕落的本质,就是逆着自己的天性生活。       ——《卡罗尔》

 

Taylor拎着Olivia的后颈皮把它从自己已经很平的胸上挪开,拍掉枕边的闹钟后听到了连闹钟都自愧不如的尖叫。

“干嘛啦,大小姐…”Taylor揉揉吃痛的耳朵,只可惜揉不到可怜的鼓膜。

“你压着我头发了…”躺在她身边的棕发女士看起来很委屈,“而且你是谁啊,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我是Taylor,你是Lily,我们进行正常的肉/体交易。”Taylor侧卧,撑着头看向露出被拐儿童眼神的Lily,蓝眼睛充满玩味。

“噢…这样啊。”Lily看起来恍然大悟,“那是你给钱还是我给。”

“Who cares.”Taylor耸耸肩,“我比较喜欢交换礼物。你的手镯不错。”她摘下颈间的猎豹项链,一脸老狐狸的运筹帷幄。“Cartier换Cartier,不亏。”

Lily系袜带的动作顿了顿,偏过头的姿势显得尤为引/诱。“Deal.”

 

Taylor拉紧窗帘的缝隙,来回检查了好几遍才躺回床上。她点燃玫瑰的香薰蜡烛,朝黑暗处拍了拍手。“我很喜欢你今天的烟味,不分享一下吗?”

“刚才那孩子不错,金玉其外。”安步当车的黑影不仔细看还真的与黑暗融为了一体。来者巨大的斗篷遮住了全身全脸,幽幽的声音在偌大的房里回荡。

“她学芭蕾的,瞧那身段,在床/上可柔韧了。”Taylor抱着双臂好整以暇,顺着她的答非所问接了下去。

“你知道这样刺激不了我。”她辩不出语气地说。

“我对刺激你这事早就不抱希望了。”Taylor表现得比她更满不在乎,“天知道你究竟会对什么事作出反应,除了饥饿。”

对方没有接话,房间里陷入死寂。

似乎是察觉到自己戳到了对方的痛处,Taylor尴尬地打破沉默:“你可以不用在房间里穿斗篷的,Karlie,你看我特意让酒店换了最好的遮光窗帘。”

Karlie像撩刘海那样抹下大兜帽,露出精灵般的面容和依旧整齐的拳击辫。香薰蜡烛的烛焰跃动着,落在她脸上的阴影摇摇曳曳,使她比平日里看起来更像死神。

“你跟她说这里是你家。”依旧辨不出语气,但Taylor很明显感觉到她的嘲讽。她没反应过来,过了两秒才明白那个“她”指的是Lily。

“只要她有智商就能明白帝国酒店不会是我家。”她捞起地毯上睡得呼噜噜的Olivia,以嘲讽还嘲讽。

“她要有智商就不会拿手镯换项链。她欠了你的,以后你就有理由纠缠。”Karlie反唇相讥,“以你的秉性。”

“她会自己回来找我的,就算她不欠我什么。”Taylor像猫一样伸了个懒腰,半眯起眼睛像个皇后,“以我令人流连忘返的技术。”

“你确定要跟我谈技术?”

“OK. You win.”Taylor把腿伸出被子,细腻的肌肤暴/露在空气里。醒来之后她就一直没穿衣服,薄被单下此刻还保持真空。

“你饿了。”她说。“我没有。”Karlie矢口否认。

“我看见你的胃了。”Taylor绕着自己的头发,“它比你诚实。”

“诚实?”Karlie解开斗篷,里面是同样漆黑的紧身衣,“让我来看看我的胃有没有你诚实。”

  

猫的欲/望要比胃的欲/望更翻云覆雨。“Alison.”Karlie的指节滑进身下人的隐秘之地,嘴唇伏在她耳边,“Alison,你必须告诉Taylor,不能留着这只猫。”

“你是说Olivia?Taylor喜欢的不得了呢。”Taylor弓起脊背,顺应来者规律的撞击,“嘶…这只猫聪明得很,算准了Taylor会留着它。”

“昨晚红毛那边派人来了。它迟早成为众矢之的。”Karlie的舌尖在Taylor脖颈处打转,惹得她娇/喘连连。

“Taylor…Taylor要醒了。”她抬起腿缠住Karlie的腰,放/荡而迷人地挑着狐狸眼看她,“红毛动不了她,这儿不是有你的人在么。”

“Alison,听我说。”Karlie捏着那张情到深处的小脸,在她晶莹的蓝眼睛里却找不到欲望,“我主外,你主内,保护好她。”

“我办事你还不放心么。”Taylor发出绵长而柔嫩的叹息,阖上了眼睛。

 

窗帘密不透光,只有房间里的蜡烛还闪动着微弱的光芒。玫瑰香薰混杂着薄荷烟草的气息在房间里弥漫,勾得人鼻子发痒。Taylor感觉到浑身的汗水都快浸湿身下的床单,还有下/身隐隐的湿意让她脸上发烧。

大概又做了一场很长的Wildest Dream. 她随意扎起乱糟糟的头发,准备去洗个晨浴。突然她发现床头柜上静卧着一只陌生的手镯,上面缠绕着不安分的生命气息。

Olivia蹭过她的脚踝,眼里的幽光忽明忽暗。

 

评论(1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