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布棋霉

所谓价值观不同就是,给一根蜡烛,有人觉得差一个蛋糕,有人会觉得缺一条皮鞭。

雨霖铃

细雨带风湿透黄昏的街道。

在长亭的暮色中,你孤单的身影被模糊得只剩下轮廓。我跟在你身后,感受你鞋底与石板路碰撞时发出的清脆响声,轻盈缥缈,似天外之音。你柔顺的长发尚未盘起,随意而不失庄重地垂在脑后,随着你的脚步轻轻摆动。偶有清风拂过,你发间的淡香便会随风飘散,宛如带着安静香气的莲花。我细细地嗅着,在风中捕捉的独有的气息,想要将这味道深深印在脑内,充盈我的全身。

等下次见面,不知道是多久以后。

觥筹交错,举杯宴饮,我的黯然神伤被浅笑隐藏。朋友得知你要远行,在都城外设帐置酒,为你践行。酒至唇边,却无心饮咽。凝视酒杯中清澈的液体,心中泛起苦涩的滋味。在脑海中刻画你的面容,想收集每一刻,我想看到你眼里的世界。一杯愁绪结积胸间,难以倾诉舒遣。疼痛从心口蔓延,一点点侵蚀我的每一寸肌肤,吞噬我的每一丝记忆,淹没我每一根清醒的神经末梢。恍然间,你微笑着的面影如同幻象一般在我眼前晃动,任凭我伸长双臂却怎样都触碰不到。

天色渐晚,夕阳西下。江水的涟漪与波纹在晚霞的辉映下都被染成温暖的橘色,你的眸间也闪烁着点点暖光。不远处是码头的船夫在高高低低地吆喝,混杂着归雁的鸣叫,竟平添了几分离别的愁绪。轻轻拨开你额前的发丝,仔细凝视你深邃的眼眸,我感觉突如其来的心痛感令我快要窒息。夕阳为你平日里苍白的脸颊添了些许玫瑰色,看起来健康了许多。注意到你一直紧攥在手心的船票,我有些不忍地错开你复杂的目光。我怕看见你的不舍,我怕我会流泪。

然而眼泪还是毫无预兆地突然间滚落,像决堤的江水。我慌乱地想要掩饰自己的失态,却在泪眼朦胧中看见你眼角同样掩饰不住的泪珠。拭去那些多余的水分,我紧紧握住你的手,想要把此生最后的一点真情在这一瞬间全部给你。千言万语,竟说不出一句半句,全部哽咽在喉间,像浓烈而苦涩的浊酒。想到此次分离,这一别,去得很远很远,在那遥远的千里行程中,还有数不尽的烟雨风波。在没有我的远方,你会过得好吗?

船夫催促着还在岸上与亲友告别的船客,急促的号角声像悲伤的断魂曲。我放开你的手,感受你指尖的温度一点点抽离,你独有的馨香一点点消散。望着渐行渐远的船只,最后的伪装也丧失了意义。我伫立在码头,你最后站立的地方,眼泪溃不成军。你最终都要走,唯独我不太愿接受。

眼前雾霭朦胧、浓云笼罩的南国天空,是多么深远辽阔。似你深不见底的蓝瞳,总能轻易将我吞噬。

我们离别在冷落萧疏的深秋时节。夜幕降临,繁星点点,江边愈发寒冷。我提着酒壶坐在岸边,呢喃着你的名字。凉风拂面,竟有些你的气息。我沉醉于平日里尚少接触的稠酒,时笑时哭,眼前是你的一颦一蹙,你的一言一语。如果阳光永远都炽热,如果彩虹不会掉颜色,你能不能不离开呢?

我的沉沉愁醉今夜将在何处醒来?大概是在杨柳依依的河堤,那时只有晨风习习,天上一弯残月。这一去经年累月,就算有良辰美景,在我眼里也黯然无光,形同虚设。我空泛的记忆里只剩下你。

你已经不再存在我世界里,请不要离开我的回忆。


评论